5/8 星期二

衛生紙上的咖啡色血跡一直印在我腦海裡,我衝回床上跟班爸說:「我流血了!」,我不知道為什麼狀況這麼多,一下這樣一下那樣,一下好,一下不好。這一天我照常去上班,但出血的狀況沒有變好,中午我就衝去馬偕,掛徐金源醫生的號,和醫生說我出血了,醫生說,昨天才照過超音波,今天應該不用照了,開了七天的安胎藥給我,說我可能是走太多路、太累、壓力太大,如果這幾天狀況沒有比較好,建議我在家休息幾天。

回到公司我馬上跟主管請安胎假,並且請主管幫我保密懷孕的事,這天就早早離開公司,回到娘家安胎。

5/9 星期三

一整天我都躺在沙發上,媽媽幫我準備營養的飯菜,但焦慮的心情讓我怎麼都吃不下。躺著的時候,我不斷用手機看Babyhome上關於流產的討論,把每一篇都看完,心情一直起起伏伏,因為有的媽咪說咖啡色的血是好的,表示出血要停止了,有的媽咪說只要是出血都不好,是先兆性流產,有的媽咪很幸運地保住寶寶,也有的媽咪就真的流產了。

5/13 星期日

母親節,這是我活到現在,第一次以母親的身分過母親節,但我一點都開心不起來,我不知道我還是不是個母親,我肚子裡的小孩還在不在。那天晚上班爸來娘家看我,記得我們在義大利蜜月的時候,聽到Banbino是小孩的意思,覺得這個字好可愛,所以班爸每次對著我肚子裡的寶寶說話的時候,都叫他Banbino,或是班班,這也是我們的寶寶綽號的由來,班爸對他說:「班班,要乖乖,不要讓媽媽辛苦,我們都很愛你喔!

5/15 星期二

從星期三到星期二我都沒去上班,盡量躺著,但出血的狀況並沒有停止,都是一點點,有時候是咖啡色,有時候是粉紅色。而且胸部脹脹的感覺漸漸消失,我覺得我的小孩一步步在離開我。凌晨兩點,我躺在床上睡不著,請觀世音菩薩救救我,我一直跟肚子裡的寶寶說,請他抓緊緊,要跟緊媽媽,好多人都在期待他,他還沒出生,就有好多人在愛他。這整著星期都是煎熬,每天不知道怎麼過的,一心就只掛念肚子裡的寶寶。早上一到,我就準備去馬偕,這次換了黃建霈醫師,我的姊姊和大嫂的小孩都是由黃醫師接生的,聽說他會很讓產婦安心,病患很多,所以很難掛號。我和黃醫師說了情況,也是請我先去照超音波。其實,我自己心裡大概有底,只是,沒有證實之前,都還懷抱著一絲絲的希望。幫我照超音波的小姐很安靜,找了很久,我說:「找不到嗎?」,她回我:「照不到」,我記得我沒有哭,我甚至有一絲絲覺得鬆了一口氣,因為那種茫然未知的焦慮快把我啃食光了。回到診間,黃醫師說:「應該是流掉了」但因為子宮內膜還很厚,胚胎應該還在裡面,黃醫師開給我一個星期的子宮收縮劑以及止痛藥等等,希望這星期胚胎能自行流出來,下星期二回診。黃醫師安慰我:「這是上天的安排,不是因為你做了什麼或是沒做什麼,每四個孕婦就會有一個流產,自然淘汰不用太難過,下一次通常七八成會是好的。」但是,我怎麼能不難過,我盼了好久的小孩就這樣離開我了。我,真的流產了。

5/16 星期三

這一天我照常上班,因為我沒辦法待在家,我沒有辦法一直哭,我需要做點什麼轉移注意力。和幾個比較好的同事說,她們只叫我趕快回家,流產比正常生產更傷子宮及身體。可是我的心已經死掉了,身體爛掉又如何,當時我真的好希望自己死了算了。

這天晚上,媽媽接到警察局的電話,外公昏倒在路邊被送到醫院,沒有呼吸心跳,正在搶救。我很想大叫,我不知道老天爺是要給我什麼試煉,一連雙重打擊,我覺得我快要瘋了。

接下來的一個星期,我都待在家裡,沒有肚子痛也沒有大出血,血只是一點一點一直流,量變多,變成紅色的。外公搶救回來了,但昏迷,待在加護病房,媽媽台中台北跑,一邊要顧我,一邊要顧外公,蠟燭兩頭燒。有天早上媽媽哭了,兩邊的壓力讓她憔悴不少,媽媽說她這麼累,外公沒有比較好,我也沒有比較快樂……

在大家面前,我假裝我沒事,但一個人的時候,我只會哭,為什麼是我,我不斷回想我做了什麼,是因為我喝了木瓜汁、吃了咖哩飯、吃到麻油、我走太多路了、我用了剪刀,是因為媽媽幫我換了床單動到胎神、還是因為和班爸去散步的時候看到一隻不祥的黑貓,一定是因為劉志鴻醫師的一句話讓我震驚難過哭太久動到胎氣,一定是因為這樣,不然就是因為那樣,我很自責,一直不斷用各種原因折磨我自己。

5/22 星期二

到馬偕回診,醫生說胚胎和組織沒有流出來,要立即開刀,不然會有感染的風險。媽媽聽到要全身麻醉整個人都在發抖,我只是呆呆地,一件事情接著一件發生,現在是開刀,接下來呢? 那時是早上十點多,黃醫師排了下午五點半開刀,我的公婆和班爸都趕到醫院陪我。公公一看到我就說:「要勇敢喔!」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勇敢,不勇敢又能怎樣呢?

在進去開刀房前,班爸站在外面用唇形跟我說加油,我只覺得,還好有班爸在,他是我現在很大的支柱。躺在手術台上,我一直發抖,抖到牙齒咯咯作響,護士小姐問我:「很冷嗎?」,我說:「我不知道是冷還是我太緊張了」,護士小姐說:「我現在幫你打藥,讓你比較舒服」她說完這句話大概三秒,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。

從手術中醒來,回到家,我都很平靜,只覺得好累。晚上關了燈準備睡覺,我又哭了,因為,我的寶寶是真的離開我的身體了,我現在是一個人,不是兩個人,雖然班爸就躺在身邊,但黑暗中的孤獨和寂寞不斷侵蝕著我,我的寶寶呢? 他現在在哪裡? 媽媽怎麼會沒有保護好你? 你為什麼離開媽媽? 神明你們有看到有聽到嗎? 你們真的有保佑我嗎? 我沒有想到我有這一天,我流產了,上個月的這時候,我還沉浸在當媽媽的喜悅,不過短短一個月,我跌到人生的谷底,我流產了

 

延伸閱讀: 我流產了! (上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班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