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經聽人家說,一個人說的話其實是最可怕的武器,說出去的話就好像釘在木頭上的釘子,話可以收回,就像釘子可以拔起來,但木頭上的凹痕卻補不起來,傷害在話說出去的當下就已經造成了。前天睡覺前躺在床上和班爸聊天,不知為什麼聊到對對方說過最過分的話,我跟班爸說,他對我說過最過分的話,就是一年前有一次吵架,那時我們剛搬到自己家,我對於一星期要和公婆吃三四次飯非常地不能接受,加上每次去看到他們的金孫我就很不舒服,我不會主動抱他,也不想跟他玩,那段時間我和班爸正在磨合,很常爭吵,他說:「你就是因為心眼太小,沒辦法接受別人的小孩,自己才會沒小孩!」,那次聽完班爸說這句話我真的崩潰了,我覺得每一個字都好像一把刀刺在我的心臟,我很訝異和我一起走過不孕、流產最親密的另一半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傷害我。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眼淚一直流,最後忍不住哭出聲來,一邊要壓抑憤怒,我用指甲用力地在自己手臂上抓,要抓出血痕來,班爸一邊制止我,我氣到跑去客房睡。現在想起那句話還是會掉淚。

班爸說,我對他說過最過分的話就是:「如果不是要生小孩,我跟你結婚要幹嘛?」,班爸說他覺得自己好像種馬一樣,我跟他結婚只是因為有合理的理由生小孩。我記得導火線也是班爸家黏TT的相處方式快要把我逼瘋了,我真的無法接受一個星期有三四天都要和公婆相處,但一個月可能只會看到我自己的爸媽一天,還有一個原因是,三四天要看到公婆,等於三四天要看到金孫,等於三四天提醒我我還沒有小孩,我覺得這才是我這麼排斥的原因吧! 我們夫妻好常為了班爸家的相處方式吵架,老實說,離職後我比較能釋懷,因為時間比較自由,我可以自由調配回娘家的時間,加上少了來自豬頭主管的壓力,我在心情上比較能負擔班爸家黏TT的相處,也比較能敞開心胸擁抱他們家的金孫,但其實我到現在都還沒有百分之百適應。

我問班爸他覺得結婚最大的好處是什麼,班爸說:「安定感」,他覺得結婚後有好踏實的安定感。班爸,真的要跟你說聲對不起了,可能我一向都不缺乏安定感,結婚後我一直陷在想生小孩的這個泥沼裡,老實說,婚前的我快樂多了,日子也單純多了。我不否認結婚有它美好的地方,可以一起回到共築的家、每天睡前一起牽手聊天到睡著、一起構築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幸福。但其實,我到現在都還是覺得,如果沒有小孩,為什麼要結婚?

很常聽到人家說,沒有小孩,那就好好享受夫妻生活,我好像也曾經這樣對別人說過。但當「生小孩」變成一種極度渴望卻不可得的目標的時候,就很難在夫妻生活中找到什麼可以享受的事了,「不孕」在不知不覺中變成消磨夫妻關係的殺手,「不孕」帶來的負面情緒會牽拖到夫妻生活中的大大小小事上,它就像是萬惡之首,我承認很多次吵架不是因為當下的事情,而是因為我被自己不孕的負面情緒感染,連帶發洩到其他事情上。對我來說,如果沒有小孩,結婚就是一個束縛,綁架著我去侍奉公婆、逢年過節拋下自己的父母去婆家一堆不熟的親戚面前假笑,結婚就像是發給每個人一個許可證,可以用「什麼時候生小孩?」、「要不要去檢查一下?」的問題來刺傷我。如果我沒有結婚,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了。我承認,我想過要離婚,大概是婚後一年的時候吧! 因為我覺得結婚後的我好不快樂,結婚為什麼帶來這麼多問題,如果和班爸離婚,但保持男女朋友關係,不是很好嗎? 不會被綁架去做自己不喜歡的事,逢年過節可以待在自己家,想生小孩就生,不生或是生不出來別人也沒權利過問。

現在我都和還單身的女性朋友說,如果確定要結婚,也確定要生小孩,不如先試著懷孕,等有了再結婚;如果沒有要生小孩,那就不用結婚了。但最近聽到一個女性朋友的遭遇,她和老公認識三個月就先有後婚,婚後才發現在生活中和老公有很多無法適應的地方,老公工作很忙,早出晚歸,雙方的家人也相處不來,孩子生出來後,因為不常看到爸爸,所以爸爸一抱她就哭,這個女性朋友說她好想離婚。感覺先有後婚也不好,生不出小孩來也不好,怎麼就沒有兩全其美的方式呢? 那些結婚後夫妻沒有什麼磨合問題、雙方家庭也沒有適應問題、小孩在完美的時間點報到的夫妻實在是受到老天爺的庇佑阿!

婚後的兩年內我遭受不孕及流產極大的苦楚,那個階段的我真的很負面,很黑暗的兩年,現在我似乎已經走出那個階段,並不是對生小孩看開,我還是想生小孩,偶爾還是會被負面情緒影響,只是對很多事情看得比較淡,譬如聽到誰誰誰懷孕了,已經沒有從前那種忌妒,只覺得那很正常,也比較能用「等待」的心情迎接小孩的來臨,而不是一直懷著憤恨與心有不甘的心態去強求。我自己分析,是因為,我累了。不知道各位姊妹是不是跟我一樣,在求子這條路上會走到「我累了」的階段。「不孕」像是掐在肉裡的手銬腳鐐,這手銬和腳鐐是我為我自己戴上的,兩年來牽引著我的心思和情緒,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這手銬和腳鐐漸漸比較鬆了,我比較能正常呼吸,比較能用不同的角度去看夫妻關係、去享受夫妻生活,但等到小孩來的那一天,我才能被自己釋放。

 

    班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