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前看電影時,演到孕婦生產的畫面我都很好奇,自然產到底有多痛? 很多人說那是人類能忍受疼痛的極限,生過的朋友形容像是生理痛的100倍,也好像從鼻孔拉出一個西瓜的感覺。我沒有從鼻孔拉出一個西瓜過,所以實在無法想像那種痛XD。自從很想要生小孩之後,我就好想經歷自然產,覺得經過落紅、破水、開指、陣痛、生產的過程,才能蛻變成母親,好想要在產檯上痛得大吼大叫,真正親身經歷一次那種痛,哈哈,我好變態。但因為我懷的是雙胞胎,加上B寶寶頭上腳下胎位不正,鐵定要剖腹,加上生完這次我和班爸就收工打烊不再生了,所以,這輩子我無法經歷自然產的痛了,只能試著從鼻孔拉個西瓜出來才能大概感受一下。

剖腹的前一天就要住院,老實說,我已經吃不好睡不好好幾個月,而且肚子超級重,身體每個關節都好痛,對於可以卸貨還蠻期待的,加上雙胞胎輸血症候群,只想趕快讓兩個寶寶平安出來。前一天住院的時候,我對於隔天肚子要被劃一刀一點都不緊張。做完所有的檢查,抽血、心電圖、胎心音,護士說凌晨五點要來幫我灌腸,整個剖腹產的過程,我對於灌腸、插尿管和剃陰毛最有心理障礙,因為好害羞喔~~~同時也覺得當護士真辛苦,要做這種差事。吃完晚餐洗好澡準備睡覺,睡前我和班爸錄了一段影片給兒子們,各自說了一段話。這是我懷孕大肚子的最後幾個小時,突然有點捨不得,和兩個寶寶們親密相處了200多天,一直以來只能靠超音波和胎動感受他們的存在,只能隔著肚皮和他們說話,但明天的這個時候,我的肚子就消了,然後就能和他們面對面,可以抱到他們、聽到他們,真的太奇妙了!!

大概十二點睡覺,凌晨三點班爸就起床了,說是緊張到睡不著,我被班爸吵醒,竟然也被感染這緊張的氣氛,對於肚子要被劃一刀開始覺得有點可怕,然後就再也睡不著了。凌晨五點左右,護士進來幫我灌腸,哎唷~~真的好害羞,我問護士灌腸後多久會想解便,護士說:「馬上」,我心裡想哪會那麼快,護士講話真誇張,應該要醞釀一下吧! 灌腸的時候只覺得肚子一陣酸,然後護士前腳才剛離開病房,我真的「馬上」想上廁所,衝到廁所,班爸竟然在裡面刷牙,立馬被我轟出去,因為我真的一秒鐘都無法再忍耐!! 還好我住的是雙人病房,而另一床當天沒有人入住,不然上廁所的聲音好像過年放鞭炮這麼熱鬧真的太尷尬了!

上完廁所無法再入睡,因為隨著早上十點剖腹的時間愈來愈近,我愈來愈緊張,到後來竟然手心和腳底都在冒汗,我既期待見到兒子們,卻也好怕肚皮被劃一刀。班爸看我這麼緊張,叫我乾脆來做那陣子很流行的智力測驗,我想反正閒著也閒著,而且能轉移注意力也不錯。花了大概半個鐘頭做測驗,測驗結果智商140,班爸之前做的結果是智商100,我笑班爸我在這種心神不寧的時刻智商都還比他高,可見腎上腺素真的蠻有用的。

九點多我的爸媽和公婆都到病房,等著待會和孫子們見面。接近十點,我的緊張和興奮已經到達最高點。半個鐘頭後,護士推著輪椅進病房,準備推我去待產室。其他人只能在待產室外等候,因為剖腹屬於開刀,班爸沒辦法進開刀房在旁邊陪我,有點可惜,班爸無法在第一時間看到兒子們。

在開刀房外,護士問了一些基本資料,麻醉師則是問我懷孕時為什麼要打肝素、吃阿斯匹靈? 我跟麻醉師說,因為免疫異常流產兩次,所以這次懷孕有用藥,大概在兩、三周前停藥。因為肝素及阿斯匹靈都會影響凝血功能,可能造成大出血,這些用藥資訊很重要,一定要讓醫生、麻醉師、護士以及相關人員知道所有的細節,以免在開刀時出狀況,若是出狀況他們也比較知道如何處置。

問完這些問題,我就被推進開刀房,躺上手術檯,整個人既興奮又害怕,開刀房放著音樂,護士們自在地聊天,氣氛好輕鬆,對他們來說,這是每天習以為常的工作,對我來說,卻是跑了三年多才終於看到的終點線。麻醉師在我臉上罩上氧氣罩,準備幫我麻醉,叫我側躺彎著身子,老實說,半身麻醉要把麻醉藥打在脊椎我超怕會很痛,不過事實證明還好耶,就像打針一樣,麻醉藥一打下去,我就覺得腳開始酸,然後下半身慢慢地失去知覺。接下來聽到喀擦喀擦的聲音,我知道護士在幫我剃陰毛、插尿管了,還好是麻醉後做這些事,反正我已經沒知覺,羞恥心也跟著失去知覺了。之後麻醉師不斷地捏我的上半身及下半身,問我痛不痛,要確認我下半身還有沒有痛覺。麻醉完成,我的婦產科醫生也進開刀房了。快了快了,就快要和等了三年多的寶寶們見面,我的班班和包子,他們長什麼樣子呢? 生出來的時候會不會大哭? 是不是健康? 剖腹過程會不會順利? 我會不會大出血? 好多想法在腦袋裡打轉,整個人被緊張感淹過頭,連呼吸都變得好急促。

手術開始,麻醉師坐在我頭後面的位置和我聊天,應該是要減緩我的緊張,我感覺不到痛,但還是能感覺到下半身有推、扯、拉的感覺。過了一下子,我覺得肚子被重壓好幾次,不自覺地大喘氣,然後聽到一聲好大的嬰兒哭聲「哇~~~~」,一聽到哭聲,我的眼淚就掉下來,我知道班班回來了。過了幾秒鐘,肚子又一陣重壓,然後又是一連串「哇~~~~」的哭聲,麻醉師說:「你看,兩個寶寶一起回來了」,她說完這句話,我開始泣不成聲,哭到她拿衛生紙幫我擦眼淚,一邊告訴我兩個寶寶看起來都很健康。護士做完基本檢查,就把兩個寶寶抱到我胸前,我一邊哭一邊對寶寶們說:Hi~~終於見面了」,他們則是繼續用好大的哭聲來回應我,讓我知道他們很好。我終於能感受到他們的溫度,把他們紮紮實實地抱在手上,醫生對我說:「這種感覺很難得吧!」,是阿,對我來說這真的是最好的形容詞,就是「難得」。三年多來,所有的煎熬、心酸、不堪、眼淚,在這一刻都值得了。

我,是媽媽了。

護士把寶寶們帶出待產室給班爸和我爸媽、公婆看,我媽說,她哭了,我爸眼睛也紅紅的,我相信班爸也哭了。班爸是爸爸了,他同時也急著想知道手術後的我好不好。而我的爸媽終於可以不再為這個為了有孩子一意孤行的女兒心疼、擔心了。

兒子們,你們知道嗎? 一知道有你們的存在,就有好多人愛你們,你們是在滿滿的愛和期待中出生,你們兩兄弟,對爸爸媽媽、阿公阿媽、還有好多人來說都是難得的禮物。謝謝你們,謝謝你們選擇我們,讓我們有當爸媽的機會。

原來剖腹產是這樣,肚子被劃了一刀,為我三年多的等待劃下休止符,也為我的人生劃出一道好美好美的彩虹。

    班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