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晚上趁班爸去運動的時候,我走到後陽台大哭了一場,班爸沒有惹我,沒有任何人惹到我,可是我就是想哭,哭到上氣不接下氣。自從上次試管失敗流產後,我好像沒有認真掉過一滴眼淚,每次想哭,我都叫自己吞回去,不准再哭了! 保持冷淡,保持無感,我學會想到悲傷的事就馬上轉移注意力,眼淚是承認自己被打敗的證據,我不想再為不孕、再為流產哭了。我已經厭倦不孕、厭倦流產、厭倦哭泣,我對一切的一切都厭倦透頂了!! 壓抑幾個月的鳥心情一次爆發,所以,我哭了….

我哭,因為我覺得好煩,這樣的日子還要過多久? 我一直在等待一個未知,現在的等待意義到底在哪裡? 我哭,因為我怕下次凍胚療程失敗,我不敢奢望成功,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再次承受失敗的打擊,我祈求老天爺,如果再讓我失敗,那請同時指引我一條解脫這一切的路。

我和班爸住的大廈,電梯一出來有三戶,我們是中間的那一戶,幾個月前右邊那對夫妻剛生小孩,過沒多久,左邊的那對夫妻也生了小孩,胎神就是故意跳過我和班爸。我和班爸被夾在中間,常常聽到左邊的寶寶哭了,接著右邊的寶寶哭了,寶寶哭聲此起彼落,而我們這一戶,就只有女主人的哭聲。對別人來說,生小孩是一次射精、幾秒的高潮;對我來說,生小孩是長達三年多的低潮。

兒童節那天,公公問金孫:「要紅包還是要玩具?」,然後去新光三越買了好高級的玩具。每次在婆家,聽到大家對金孫說「阿公親一下!」、「你好可愛喔!」,我的心就像刀割一樣,很殘忍。我會忍不住想,如果班班沒有流產,現在已經一歲多了,公公也會買玩具給他,大家也會說他好可愛;如果包子還在我肚子裡,也已經五個月了,我應該可以感受胎動,準備他出生後要用的東西。可是,現在我的肚子裡什麼都沒有,我還在為試管、為凍胚、為免疫奮鬥著,我真的好累,有時候真想結束這一切。這也是為什麼我這麼排斥去婆家,對班爸來說,他只是從一張沙發換到另一張沙發;對我來說,卻是從一個廚房換到另一個廚房,而這個廚房還伴隨著時時提醒我不孕的聲音,婆婆的聲音、金孫的聲音、大家圍繞著金孫笑得好開心的聲音。我叫自己不要再抱怨了,跟很多人比起來我已經很幸福了,可是有時候我就是不想再固做堅強,我就是想大哭一場,做人好累,做女人更累,做不孕的女人簡直是生不如死,下輩子我希望不要投胎,什麼都不要做了。

最近愛上了一個日本的綜藝節目,叫做「矛盾大對決」。這節目基本上就是找兩相矛盾的人事物來比賽,譬如「絕對吹不走的曬衣夾vs什麼都吹得走的風扇」,或是「絕對無法貫穿的金屬vs什麼都鑽得了孔的鑽頭」。這個節目最有名的一個競賽是「絕對不會射精的男人vs只要被他口交過絕對會射精的男人」,其中獲勝的口交男「拓也哥」還因此聲名大噪。我真的很想寫信給這個節目,請他們製作一集「絕對無法懷孕的女人vs保證讓你懷孕的不孕症醫生」,我一定要參加!!!!! 而且我願意輸得心甘情願!!! 如果這個節目的製作單位有看到我的文章,我求求你們了!! 上次在心孕聚會時我說:「如果吃一口大便可以懷孕,我一定吃!」,我就是這麼瘋狂地想懷孕,如果吃大便可以懷孕,老闆,再來一碗!!

不知道大家心中有沒有不孕的墊背名單? 意思就是每次想到自己不孕,就想還好誰誰誰也生不出來,讓自己安慰一點,我之前的墊背名單是大S、汪用和。但最近演藝圈有好多女明星懷孕,大S、吳佩慈、阿雅、侯佩岑、徐小可、陳仙梅、、、太多太多了! 連我的墊背名單大S也懷孕了! 最近身邊有不少朋友傳出好消息,部落格上也不時有姐妹留言跟我報喜,有些是第二胎,有些是拼了好幾年終於成功懷了大寶,我都真的衷心為這些姐妹感到高興。也有一些姐妹正在經歷流產的煎熬,每次看到這些留言,我都真的很希望能為這些姐妹做些什麼,因為我知道流產有多痛、有多傷。今天去龍山寺提前為註生娘娘百年誕辰祝壽,特別請註生娘娘保佑懷孕的姐妹平安順產,也請註生娘娘保佑流產的姐妹調養好身體,迎接下一個健康的寶寶。我覺得我的部落格就像是一個轉孕站,送走一些成功搭上準媽媽專車的姐妹,也迎接一些還在努力的姐妹。大家可以把「班媽」當成墊背名單,哈哈!! 即使我有了小孩,我還是會在這個轉孕站為每個姐妹加油打氣! 也謝謝所有鼓勵我的姐妹!

哭完,抬頭看天空,好大好圓的月亮,這三年來我真的為了生小孩這件事,錯過好多人生旅途中的美好風景,因為我陷在自己親手建造的監獄裡。今天去拜拜時,我跟觀世音菩薩和註生娘娘說:「我把自己交給祢了,我會盡最大的努力,請祢賜給我一個健康的小孩。」哭完,覺得舒服多了,有時候就是要這樣大哭一場,宣洩一下,擦乾眼淚,繼續奮鬥!

    班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