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陣子我陷入帶小孩的低潮,覺得很累很煩很抓狂。

每天眼睛一睜開就是打仗,幫雙寶換尿布、換衣服、刷牙,我之前有用紗布幫他們清潔口腔,他們總是拼命咬我,我必須說他們人小小的,但咬人真他媽的痛!!!! 要走去廚房丟尿布,兩個無法忍受我離開他們視線,一個大哭另一個跟著大哭,然後衝過來抱我大腿,我只好拖著兩個小孩坐在沙發上,左擁右抱,但他們無法忍受媽媽被分享,於是弟弟巴哥哥臉,哥哥敲弟弟頭,繼續大哭。我必須趕在班爸上班前刷牙洗臉,每天起床後都很忙亂,身上的睡衣很常到下午才換。十一點雙寶小睡,我總是躡手躡腳怕把他們吵醒,耳朵豎起來聽,老是幻聽聽到小孩哭,如果不幸真的有一個睡一個小時就起來,一定也會把另一個吵醒,然後因為沒睡飽兩個都歡歡歡盧盧盧唉唉唉哭哭哭。中午吃飯,狀況好的話一口接一口,狀況不好的話愛吃不吃撇頭憋嘴擋湯匙,其實我好餓好想吃飯,每次都是趁他們不注意的空檔扒兩口飯,狼吞虎嚥食不知味。雙寶分離焦慮很嚴重,所以我的一泡尿總是憋很久,或是要像做賊一樣偷偷去上廁所火速尿尿,到後來我都直接開著廁所門讓他們觀賞媽媽上廁所。下午四點小睡,累壞了的我本來想可以趁他們睡覺時一起瞇一下,結果弟弟從四點躺到五點,眼睛都沒閉一下,最後索性爬起來開燈關燈玩窗簾,我有一種被莊孝偉的感覺,一把抓起他走到客廳,然後他不爽大哭,接著哥哥被吵醒又一起哭。晚餐時間把東西都放好讓他們自己吃飯,這樣我也可以好好吃個飯,把哥哥抱上餐椅圍好圍兜,但讓公婆帶了幾天的弟弟只要一碰到餐椅腳就縮起來,好像餐椅是電椅一樣,死都不坐上去,也不圍圍兜,一定要我或是班爸抱著,然後還要自己拿湯匙吃飯,所以一餐飯下來,他身上都是飯粒,我們身上也是飯粒、桌上、地上都是飯粒。幾次下來,哥哥看弟弟可以不用坐餐椅,也吵著要我們抱,訓練他們吃飯已經幾個月了,有一種功虧一簣的感覺。吃完飯收拾杯盤狼藉放到廚房水槽,班爸幫雙寶洗澡,狀況好的時候只有洗頭的時候唉一下,狀況不好的時候,可以從進浴室開始哭到洗好澡穿衣服。睡前奶泡150cc只喝90cc,亂喝的結果就是本來可以睡過夜的哥哥,變成每四個小時要起來討奶的小嬰兒。喝完奶刷牙一樣是唉唉唉、盡情咬媽媽的時間。終於可以送他們上床,等他們睡著後,再開始洗碗洗奶瓶洗水杯收玩具擦地墊。

班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