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506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社會新聞看多了,對「保母」和「同居人」的印象都不太好,總覺得這兩者和「虐童」劃上了等號,我相信這世界上一定有把小孩視如己出的保母和同居人,但心裡實在還是毛毛的。我和班爸預計從月子中心回家後,請一個月的二十四小時保母,在懷孕六、七個月的時候就積極地找保母,詢問幾個網路上大的保母仲介,發現費用還真貴,在台北的二十四小時保母一個月都要五、六萬塊以上。後來我們是透過班爸的同事介紹,找到這個保母,也因此讓我和班爸肯定一件事,我們不適合請保母。就請大家慢慢聽我講保母的壞話。

班爸的同事之前有請過一個二十四小時到府的月子保母,但因為她去美國幫人家坐月子,於是推薦兩個也是在做保母的朋友給我們。面試第一位保母,打扮入時,整個人看起來很乾淨,但因為實在太愛講前雇主的壞話,抱怨東抱怨西,於是不列入考慮。和第二位保母見面印象不錯,年紀大約五、六十,打扮地乾乾淨淨漂漂亮亮,我還特別注意手指甲和腳指甲,這些細節都乾淨的話,衛生習慣應該不差,談吐也很不錯,人很親切,重點是她自己的女兒是生龍鳳胎,所以她有照顧雙胞胎的經驗。唯一的缺點是費用很高,三十天六萬五千元,這還是我們殺價後的金額,我們因為實在不想再找保母,而且反正才三十天,就決定和這位保母簽約了。

文章標籤

班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3) 人氣()

在月子中心時,我和班爸固定每天會把寶寶們帶來房間幾次,學習餵奶、和他們玩,有時候只是靜靜地看著他們,那時候真的不知道怎麼帶小孩,寶寶一哭我們就匆匆把他們丟給護士。為了好好休息,我和班爸晚上都把小孩推回去嬰兒室,也從來沒想過要母嬰同室。離開月子中心前,我們想試試看晚上自己帶小孩,以免回家後受到太大的震撼教育。有一個晚上,我們決定把弟弟留在房間睡一晚,我對那個晚上印象超級深刻,現在想起來依然覺得好可怕!

記得大概是晚上十一點我們把弟弟哄睡,我十二點多擠完奶也睡了。凌晨三點,弟弟唉唉叫,我們超級睡眼惺忪,想說趕快餵完奶就可以回去睡覺,但弟弟喝完奶眼睛卻睜好大,完全沒有要睡覺的意思。班爸自願哄他,哄好久終於睡了,想把他放回去嬰兒床,但只要一沾到嬰兒床他就好像被電到一樣眼睛馬上張開,硬放下去就開始哭,於是班爸趕快再抱起來。那一個晚上就這樣好像鬼打牆一樣循環,一直到早上七點,沒錯! 就是從凌晨三點到早上七點!!! 班爸都是站著抱著弟弟,好幾次班爸連站著都睡著。後來我們實在受不了,弟弟因為一直沒怎麼睡也開始發瘋似地大哭,我記得我還打電話到嬰兒室請護士過來幫我們看看弟弟到底怎麼了,護士請我們直接把寶寶推過去,我們才匆匆地把弟弟推回去嬰兒室。好可怕的一個晚上,我們也開始皮皮剉,之後回家總不可能把寶寶推去鄰居家,會不會每個晚上都是這樣啊?

文章標籤

班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5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